疫情让摄影师、录影师、化妆师都太难了

How Photographer survive jobless during Pandemic Covid-19

自从去年尾开始,新冠肺炎在国外开始然后转变成全世界的问题,世界各地开始因为疫情而作出应对方法,比如封国,封城和行动管制令。世界经济活动也因此受到拖累,多数生意无法正常运作,造成了很多蝴蝶效应的负面影响。马来西亚实行了行动管制令,全部生意活动(除了基本业务能必须遵守以下运营)都必须暂停业务。

那么在没生意,没收入的状况下,大家该如何?

当全部生意活动都暂停,顿时没有了唯一的收入,并且还必须负担所有的营运经费,真的雪上加霜。在最新的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放宽限制让许多生意恢复营运,但是还是有一些行业依然不能营运,其中包括美发,美容,影视行业等等。

婚摄摄影师就直接正面遇上这个风波,在这个2020年本应该是结婚的大好年,2020有着“爱你爱你”谐音,而且今年又是双春兼闰月,更是千载难逢,就一场冠状病毒把婚庆行业命运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变得很凄惨。收了订金的摄影师、录影师、化妆师等,陆续接到延后婚礼婚宴通知,有些甚至把婚礼和婚宴都取消了。

卫生部劝告大家半年至1年内,最好不要举办任何群聚活动,让所有的婚宴都被逼暂停,很多餐馆也因此面对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婚庆行业更是被迫面对至少半年零收入局面。这疫情也让摄影师、录影师、化妆师都太难了。基本来说不是后半年零收入的困境而是从三月开始就已经渐渐进入完完全全零收入。

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放宽限制里希望尽快能让其他的行业也能复工开始营业。尤其是摄影师、录影师、化妆师都是手停口停的行业,试想想三月开始继续到明年初也可能零收入的情况下多大经济压力啊。因为即使行动管制令后能营业也会面对一段很长日子的低迷的冰河时期(即人人自危,不敢胡乱举办任何活动和婚宴)。

大家因为冠状病毒必须作出调整,在无收入情况下,有些人已经开始兼职或者干起一些副业来帮补家计,譬如卖自家食物/烘培,接些能在家进行的工作和进行一些网上销售的生意。大家都必须为了自己,为了家人的生活作出调整,必须想尽任何办法增加家庭收入。

虽然大家都因为一场冠状病毒而改变了生活方式,我们每个人都必须调整自己的作息习惯,都必须保持自己整洁卫生和家人的安全。希望冠状病毒能尽快解决,同时也解决大家现时面对的困境。(双掌合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